首页 > 影像馆 > 行摄

北疆,在路上

fotov  2014-8-6 16:27 0 1


        几乎所有喜爱户外摄影的人都去过或者正打算前往北疆,巴音布鲁克、赛里木湖、禾木村、喀纳斯、白哈巴、魔鬼城、五彩滩、可可托海……能数得上名称的景点仅仅是北疆美丽的一个缩影。 
        戈壁、沙漠、丘陵、湿地、草原、湖泊、雪山、冰川……丰富的地形地貌让行走在北疆成为一种心灵的旅行。
        更多的蓝天、白云、厚土和良民。
        无尽的苍原、森林、山花与牛群。 
        这一切给了我们一个充足的理由,所有适合流浪的地方,再也比不过北疆。

李海军
伊犁恰西。

短短七天行程,我只能浅浅地在北疆多彩的肌肤上滑过。但即使是这样,天堂般的美景依然将我震撼。

        我记得车窗外是茫茫戈壁,低沉的阴云游走在深棕色的丘陵上空。远处不时能看到喷着火苗的油井,克拉玛依油田就在雅丹地貌的深处。苍鹰在高处盘旋,俯冲着划出一道雄美的弧线。“教头”边开车边指着前方一点钟方向,一股龙卷风夹杂的黑烟正在散去。荒漠上看不见青草,只有或疏或密的骆驼刺。今年雨水旺盛,要不然在这沙漠边际,很难看到植物。

        注视着这景色,许久。直到——发现自己突然醒了。
        车停了下来,刺眼的阳光透过车窗照进来,我们走出了阴霾。公路边上有了一些绿草,四五只骆驼和两三匹马整装待发,正准备转场。“教头”和“LOGO”都拿出相机,跑下车去,李潇逸已经拿着DV拍上了,我随后赶至。

        在北疆,经常能看到驼队转场的场景,有时候场面大得惊人。这次我们碰上的只是一家,男女主人是哈萨克族,不会说汉语,不过面对我们的镜头,一点也不躲藏,特别是女主人坚毅的表情,就像天上的苍鹰。

        我们拍拍停停。路过了戈壁和沙漠,湿地和浅溪。一路上,“教头”专心开车,我则和“LOGO”聊着公路电影,北疆多么适合拍这类题材啊。“教头”是军人出身,做事有板有眼,拍片子也相当有感觉,他的风光作品优雅大气,色彩独到。“LOGO”则热衷人文题材,常年从事视频广告拍摄的他,人文片与其为人一样,细腻、丰富。“教头”的儿子李潇逸,是我们中间年龄最小的一个,90年出生,今年刚刚高中毕业,由于成绩优秀,并且在摄影、视频方面突出的表现,被保送上大学。当他的同学们正在奋力迎接高考的时候,他却身在北疆这片出世的土壤中,继续摄影创作了。

        就这样,四个人一辆车,沿着国道一路往北。由天山山脉迈向阿尔泰山脉,地貌越来越丰腴,牛羊越来越健硕,牧民的敖包也越来越密集。特别是拐过富蕴的可可托海,草原风貌初见端倪。额尔齐斯河的支流穿林而过,无数水鸟在这里栖息繁衍,水势或大或小形成不同规模的“海子”。额尔齐斯河是我国唯一流入北冰洋的河流,源出阿尔泰山西南坡,山间两支源头的喀依尔特河和库依尔特河,汇合后成为额尔齐斯河,自东南向西北奔流出国,一路上将喀拉额尔齐斯河、克兰河、布尔津河、哈巴河、别列则克河等北岸支流汇入后,流入哈萨克斯坦境内斋桑湖,再向北经俄罗斯的鄂毕河注入北冰洋。

        车行至此,走得恐怕更慢了,因为美景俯首皆是,无论错过哪个都是遗憾。然而“教头”却说:“禾木的美景是这里的十倍都不止。”这让我简直无法想象,禾木到底是怎样的地方?

北疆
        新疆境内共有三大山脉,最北端为阿尔泰山脉,中间为天山山脉,最南端为昆仑山脉。北疆泛指新疆境内天山以北的广大区域,与南疆干旱区的自然景观相比,北疆的自然风光以山地草原、高山湖泊为主要特征。历史上是丝绸之路新北道横越之地。南疆指新疆境内天山以南、昆仑山以北的广大区域,古丝路的南北两道就横贯於此。南疆是典型的沙漠风光,民族色彩特别浓烈。还有东疆,既哈密地区。

金鑫
太阳花后的农民,奇台江布拉克。

金鑫
转场途中休息的牧民,北疆富蕴。

摄影,在路上
        在清朝时,汉人是不被允许进入新疆的。因此地土壤肥沃,尚未开辟,满族人要把此留作自己的衣食之地,希望以后满洲人到那里去。直到左宗棠平定“回乱”之后,禁令始驰,汉人才能随便去新疆。
        而今,新疆采风几乎成为爱好风光摄影的户外人士必修的一门课程。除了这里丰富多变的地形特征,还因为此地没有西藏、青海的高海拔气候,即使身体素质一般的人,在新疆也不会有不适反应。特别是去北疆旅行,公路都修建地很不错,住宿、饮食条件也都比较完善。
        不同于其他地点景点式的拍摄,在北疆适合边走边拍。虽然这里也有众多的旅游、观赏景点,但是这些点与点之间空旷的原野,也许更能拍出好作品。况且北疆天气瞬息万变,不一定在何时就会出现壮丽的景观,山雨欲来的壮美,雨后彩虹的清新,夕霞万丈的雄奇,甚至路旁的一片野花,山坡的一群牛羊,绝佳镜头信手拈来,一点也不输于名山大川。因此说,北疆摄影,适合在路上。
        我个人觉得,在北疆这样的大美之地摄影,构图是门很深的学问。因为所见所感是无边际的旷野,构图时总想把焦距用到最广,景别用到最大。但慢慢就会觉得拍出来的照片没有重点,想把一切都纳入镜头,结果反倒失去了所有。总结后的经验是:大风光,还需要小景别。所以去北疆采风,广角镜头必带无疑,但中焦、长焦镜头也需配备。
        其实不仅是摄影,北疆还是徒步者和背包客们热衷的选择。由贾登峪到禾木再转道喀纳斯的路线,在全国十大经典徒步路线中,位列第八。但与常年游走在北疆草原上的牧民比起来,我们这些摄影人或者徒步客,都只能算是浅尝辄止,他们对草原的熟悉程度,已经详细到一块石头,一颗小树,甚至是天边的一朵云彩。

北疆路况
        比较好的路段有:吐乌大高速,216国道阜康-北屯段,319省道北屯-布尔津段,布尔津-喀纳斯旅游公路,217国道乌尔禾-克拉玛依段,乌奎高速,312国道乌苏-赛里木段,以上路段路面很平整。 
        比较差的路段有:217国道,312国道果子沟-霍尔果斯段,以上路段路面不平整。 
        极差的路面:火烧山油田-五彩城简易砂石路,217国道和什托洛克段,217国道克拉玛依以南25公里处,312国道果子沟段,312国道果子沟-霍尔果斯部分路段,以上路段路面翻修,需走便道,极其颠簸,行车需注意安全。

李潇逸
天山博格达峰。

元薇
赛里木湖畔。

李海军
巴音布鲁克天鹅湖。

布尔津或者北屯
        从乌鲁木齐到禾木,车程700多公里。本来一天能到,但途中会穿过好几个野生动物保护区,限速80公里,而且遇到美景难免要下车“收拾”几张。这样严重影响了车速,所以建议中途在北屯或者布尔津住一晚,第二天再赶往禾木。多数旅游、摄影人会选择去布尔津留宿,这是一个因旅游而发展起来的县级城市,不大的城区遍布着大大小小的宾馆和饭店。布尔津,哈萨克语意为欢快的河流,是中国西部唯一与俄罗斯交界的县,国界线长218公里,境内河流众多。是额尔齐斯河最大的支流发源地。布尔津地处喀纳斯大风景区的南端门户位置,属于从乌鲁木齐到喀纳斯的必经之路。优越的地理位置,成为来往喀纳斯的游客中转、集散的要冲。县城内道路宽阔,依河而建的“河堤夜市”彻夜不眠,成为外地人来新疆享受美食的最佳场所,烤羊排、丸子汤、羊肉串、过油肉拌面、新疆狗鱼、额尔齐斯河五道黑等等数不胜数。
        离布尔津24公里处的五彩滩,是雅丹地貌的典型景区,五彩滩一河两岸,南北各异。南岸,有绿洲、沙漠与蓝色的天际相合,风光尽收眼底。北岸,它是悬崖式的雅丹地貌,山势起伏、颜色多变,其是由激猛的流河侵蚀切割以及狂风侵蚀作用而共同形成。由于河岸岩层间抗风化能力的强弱程度不一而形成了参差不齐的轮廓,这里的岩石颜色多变,且在落日时分的阳光照射下,岩石的色彩以红色为主,间以绿、黄、白、黑及过渡色彩,色彩斑斓、娇艳妩媚,因此被称作“五彩滩”,并号称是“新疆最美的雅丹地貌”。每当刮风的时候,沟壑里、岩石下,到处都会发出长短不一、高低不同的怪叫声,让人觉得神秘莫测。夏季的北疆,日照时间非常长,到晚上十点半太阳还没落山。要是选择在布尔津留宿,可以先去五彩滩拍日落,然后返回布尔津享用美餐,次日赶往喀纳斯。
        正由于布尔津人流繁多,自驾游、旅行团的纷纷涌入,也使当地物价水涨船高,旺季时普通宾馆的房价能要到100元/人,而且还有找不到住处的可能。所以很多新疆当地人,会选择离布尔津仅87公里的北屯歇脚。北屯市位于布尔津的东南方向,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十师的师部,建于上世纪五十年代末,由原兵团张仲瀚政委亲自选点布局并命名,寓意为兵团屯垦最北之地。目前北屯市的旅游建设远不及布尔津,市内最好的宾馆——电力宾馆,标间160元,吃饭也比布尔津便宜不少。不过据说阿尔泰的行政署要搬到北屯市,未来的北屯市被定位为辐射带动区域发展、独具特色的宜居生态旅游城市和典型的园林城市。看来锋芒直逼布尔津。

李海军
禾木。

禾木——人间仙境
        对于旅游人而言,进入阿尔泰地区,游玩喀纳斯是重点。但对于摄影人,禾木才是关键。
        不知是何时,户外人和摄影人发现了这个地处中国西部最北端的乡村。禾木就像一个已经存在多年的神话,逐渐向世人揭开神秘的面纱。
        当脚步刚刚踏进禾木的土壤,慵懒、闲逸的味道扑面而来。整个禾木村被禾木河从中贯穿,村中都是木质的房子。河的北岸是终年积雪的美丽峰。在她脚下,有一片宽阔的草场,现被开发成专为摄影人准备的观景台。在这里俯瞰整个禾木村,大小远近,一览无余,是拍摄禾木日出的绝佳位置。秋季的时候,远近树林色彩极其丰富,红、黄、绿、黑,自然搭配。村里木屋袅袅升起的炊烟,禾木河蒸腾的水汽,真如人间仙境。
        从这片草场往下,密布的白桦林连接与村落的空地。牛羊散布其间,悠然自得。我们在村里找了一家离河水不远不近的小院住下。离水太近会被终日轰鸣的流水声吵得睡不着觉,离河太远又仿佛缺少了小桥流水的遐思。这个小院的中央是一块数十平米的草地,蒲公英和不知名的野花夹杂着盛开,黑白相间的小鸟在草地上寻找昆虫。抬头便是美丽峰,云雾横亘其间。雄鹰在天空翱翔,不时滑翔下来与乌鸦争食。离我们住所不远,有一个小邮局,来禾木的游客都喜欢在这里选一张漂亮的明信片,盖上当地邮戳,给亲人朋友寄出一份遥自北疆边陲的祝福。邮局的小伙子跟我说,旺季时,他一天能卖出3000张明星片。
        躺在草地上,仰望湛蓝的天空白云,蒲公英的种子拂过脸颊,花香飘溢。我用后背紧贴着略微传来湿气的土壤,感到自己的双臂无限宽广,我躺在禾木这个小村落的一角,却仿佛环抱着整个地球那样舒展。耳机里恩雅的天籁之音苍然而起,带领着我的心,直指风之尽头。
思绪仿佛永远停留在禾木的那个早晨。之后的喀纳斯一日游,遗憾地与白哈巴失之交臂,与野马的狭路相逢,与骆驼奶的亲密接触,回程的疲惫和怅惘,都已经不如这个早晨重要了。

禾木
        禾木草原位于布尔津县喀纳斯河与禾木河交汇区的山间断陷盆地中,海拔1124-2300米。盆地周围山体宽厚,顶部呈浑圆状,河流多切割为峡谷,地形复杂。禾木河自东北向西南贯穿其间,将草原分割为两半,山地阴坡森林茂密,苍翠欲滴,马鹿、旱獭、雪鸡栖息其间;而阴坡绿草满坡,繁花似锦,芳香四溢,蜜蜂在采花酿蜜,牛羊满山遍野觅食撒欢,一派迷人的广袤草原景色。禾木乡是大草原的最高行政机构,是中国西部最北端的乡。由保持着最完整民族传统的图瓦人集中生活居住在这里,是著名的图瓦人村庄之一,也是仅存的3个图瓦人村落(禾木村、喀纳斯村和白哈巴村)中最远和最大的村庄。蒙古族图瓦人和哈萨克族人的木屋散布在山地草原上。

李海军
禾木秋晨。

魅力新疆,摄影天堂。                    
         ­—­—李海军(网名“教头”)

李海军
伊犁恰西。

我的梦是一条北方的河流
可以总是在雨里葱羽
在潮湿里呼吸。                    
         ­—­—金鑫(网名“LOGO”)

金鑫
路边的风景,喀纳斯。

金鑫
院后的路,禾木。

“物是人非,遥忆当年,景别已枉然,谁人记否,风景旧曾谙?”

        天色黯淡,细雨灰蒙,怀着一丝憧憬,我们远赴人间仙境——美丽的喀纳斯。一路上,父亲总是说此行一定是个好天气,而我只是呆呆地望着天空,猜想着此行的种种美好。
        山随平野尽,巍峨的天山山脉已渐渐淡出我们的视线,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荒滩与戈壁,偶有的几棵植物在裹挟着滚滚黄沙的冷风中瑟瑟战栗。没有了灼人阳光的刺痛,我们的旅途似乎减去了不少负担,但阵阵热浪依旧不可避免,这也使得大家变得寡言,也许这不是个好的开始,最起码不是我喜欢的那种。
        就这样,我们在沉默中一路风尘,在第二天中午到达了我们的目的地。

        来到这人间仙境,自然先想到图瓦人的天堂居所——禾木。据说这里的人都是成吉思汗麾下将士的后裔,这自然引起了我的兴趣,虽说以前总是听闻不少关于这里的美丽传说,但终归百闻不如一见。车行驶在曲折的盘山公路上,我的猜想也随着公路的曲折抟扶摇而上青天去了。
        眼前的景色渐渐有了质的变化,先前一望无际的沙黄蜕变成了怡人的青绿,高耸的松柏也渐渐挤入 我的视野。曲折而行,不多时,我们已至禾木村前,这里虽然谈不上“阡陌交通,鸡犬相闻”但也称得上是人间乐土了,这也便让我有了忽如遁入桃花源之感。
……    
        红日伴着薄云羞涩地翻山至此,宁静的村庄迎来了新的一天。
        登远山,尽放望眼,一片宁静祥和之景,很久没见过这样的村庄了。泥土伴着葱郁的绿色空气侵袭着我早已麻木的身躯,细草吐嘤,留下星点初露,折射着渐暖的阳光,茵意浓浓。彳彳亍亍行在山间,慢慢感受着久违的清新。清晨时分寒意甚重,让原本有些困顿的双眼霎时精神了许多,抬眼了望,巍峨的山峰吞吐着浓重的云雾,宛若丝缎般缠绕在山腰。山下,牧人们骑着栗色的牧马悠哉地漫步草原,仿佛在省视足下的每一寸土地。
        倏地传来怒吼之声,那是什么声音?是谁在怒吼?多么浑厚又强劲的怒吼!几乎震慑了天地!循声而望,没错!是他!那是他在奔腾!那是他在怒吼!他以无坚不摧之力高傲地孑身一人奔向寂寞的北冰洋。在这片热土上,无人不知晓这位猛士的名号——额尔齐斯。即使是这样美好柔和的清晨,他依旧不减刚毅之情,好个额尔齐斯河!
        温暖的阳光披洒在我的身上,产生热情地碰撞,是在梦里么?这样温暖的阳光亦可出现在梦以外的的地方么?还有那些清脆的鸟鸣,瑟瑟的风声,亦是幻觉?双眼渐渐迷离,意识渐渐模糊,我想我是要进入梦境了……
        醉生梦死之间,已是两日光景,按计划我们将动身前往神湖喀纳斯,这便又勾起了我的思绪。于是,眺望车窗外,我又开始乐此不疲地猜想起喀纳斯的美丽动人。不消几时,我们便置身传说中的人间仙境,不愧是块水草丰足之地,虽然与我想象之中的美丽仍有着不可弥补的差距,但亦是出乎意料不可方物。澄蓝的湖水宛若一面凝镜,映射着天空的无暇,远处雪山的映衬使得苍翠的绿荫分外诱人,初夏的鱼苗安静地在潜水中飞翔,我无意地惊动让它们倏地像水波般散去,又宛若精灵般聚拢,仿佛一切都只是幻觉。
        “我达达的马蹄是个美丽的错误,我不是归人,而是过客。”

        人生尚会有改变,我们的旅途亦怎可一成不变?
        没能进到白哈巴是这次旅行中最大的缺憾,就好比一场演出将近尾声却少了压轴戏一样,我们的精彩戛然而止。
        原路返回,算是踏上了回家的路吧!虽然偶有停下来欣赏路边的风景,但却缺少了最初的源动力,美也只不过是一瞬即逝,不作星点停留。不过,不幸之中还是有万幸之感,我们在莽莽戈壁之上赏到了最美的一场落日彤云,腥红的云彩朵朵,耀眼地铺遍了整个天空,落日如泣血般渐渐坠入地平线,烫金的云彩渐渐融回暮色的怀抱,壮美之至……

        也许这就是天意,注定我们的旅途将留下缺憾,也许只是一点,也许是很多,我们所失去的不仅仅是一次白哈巴之夜,更多的是最初的美好,或许,我们应该在此与这片仙境永别,因为这里已是面目全非,我们不可能再感受到最原始、最真挚的平凡生活,兴许下次我来到这里,还能找到我们记忆里曾经不灭的木屋,就已是万幸了,或许,没有或许……
        我们的旅途到这里算是拥有了属于它自己的休止符。

行走在北疆,能找到生命的真正意义。                    
                              ­    —­—元薇

元薇
奇台江布拉克。


李海军
伊犁恰西。

北疆拍摄摘要
        自每年五月中下旬开始,直到秋冬,北疆有数不尽的风光、人文拍摄题材。但是没有到过北疆的朋友,对不同季节,不同地域的器材选择、注意事项,恐怕还不了解,因此列出几个重点的拍摄区域,给大家一些建议。

赛里木 
        五月中下旬开始,是赛里木花儿最为茂盛的时期,二十天左右的花期间隔会有黄、红、紫等不同的鲜花交替盛开,以黄色最为绚烂,花期一直持续到六月下旬。这段时间,牲畜进入受到一定限制,是拍摄的最佳时间。且此期间雨量充沛,湖面风光变幻莫测,可以拍到相当不错的照片。     
在湖的东面,落日余晖覆盖郁金香的时候,白云、晚霞、湖水,花海就组成了一幅梦幻图画。拍摄完成后,可驱车30公里赶到湖的西面扎营,以便第二天早晨的拍摄。沿途注意观察自己感兴趣的视角,花海里的牛羊、湖中的天鹅,晚归的牧马都将是绝好的拍摄对象。驱车环湖过程中以长焦镜头为主。
拍摄镜头:广角、长焦
附件:中灰渐变镜
要点:景深控制。

禾木-喀纳斯
        拍摄最佳时间为每年九月底到十月初,金秋时节,处处是景,有常见的景点,也有需要你去发现的。
拍摄景点基本在一条线上,由中国最美十大村庄之一的禾木开始,晨雾中的白桦树、小木屋,落日中的乡土民风,都是你可以捕捉的唯美画面。
镜头:以长焦为主,135相机最好以接片方式拍摄。
喀纳斯湖的卧龙湾、月亮湾、鸭泽湖等景点拍摄应在早九点前,山谷中会飘荡着阵阵晨雾,如置身仙境一般。拍摄完可游览喀纳斯湖。晚上住宿白哈巴村,第二天一早拍摄白哈巴。个别意尤未尽的景点,可在返程中补拍。
镜头:中长焦
附件:偏振镜 
补充:喀那斯的初冬也会给人一种水墨山水画的意境。

李潇逸
伊犁昭苏。

伊犁
        五月中下旬开始是拍山花的季节,广袤的草原,巍峨的雪山映衬着漫山遍野的山花,美得让人窒息、无可比拟。异域风光令您无所适从。清晨经常会遇到转场的牧民,选择好拍摄点静静等待,会有意外收获。
七月中旬的昭苏是油菜花盛开的季节。昭苏因天马而名扬四海、殊不知昭苏最值得一去的就是那满目的油菜花,这里是全国最大的油菜花田,到昭苏不用看景点!扔在那油菜田里就够人陶醉一天了!
镜头:广角为主、微距
附件:渐变中灰镜、偏振镜

巴音布鲁克
        巴音布鲁克是中国仅次于内蒙古鄂尔多斯草原的第二大草原,在这片辽阔草地的心脏,有着鲜为人知的美丽。在这里,你也许会找到“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感觉。五月的转场、六月的牧场、九月的九曲十八弯都是最佳拍摄时机。由巴音布鲁克前往伊犁那拉提只有一百多公里的路程。
在巴音布鲁克的“天鹅湖”拍摄,要用400mm以上长焦镜头,还要备好高腰雨鞋,这样才能保证顺利拍摄。
镜头:广角、超长焦
附件:渐变中灰镜、偏振镜 

浑然天成,众神造化,天使之然也。               
                              ­—­—李潇逸

李潇逸
伊犁新源。

添加评论

回复 登录 | 注册

评论

    暂无评论

fotov

管理员

19 10 269
文章 关注 积分

《数码摄影》(CHIP FOTO-VIDEO Digital )创刊于2005年,是国内最早的专业数码影像类杂志。

加关注 站内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