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影像馆 > 人物志

印度之歌 ——Karen Knorr和她的动物宫殿

夫大木  2016-3-9 11:37 0 0

迈克尔·鲍威尔的《黑水仙》、阿伦·雷乃的《广岛之恋》、克里斯·马克《堤坝》、让-吕克·戈达尔《阿尔法城》、黑泽明《没有季节的小墟》、大岛渚《感官世界》、迈克尔·哈内克《白丝带》、保罗·帕夫利克夫斯基《修女艾达》,这几部电影是摄影师Karen Knorr推荐给大家的,恰好其中六部以前都已看过,其中多是黑白影片,并且每一部影片中的画面都堪比一幅优秀的摄影作品。然而回过头来,再看这位关注野生动物保护和文化遗产流失的摄影师的作品《印度之歌》,还真是颇有一番“心有猛虎,细嗅蔷薇”的味道。



人类与动物之间的冲突正在愈演愈烈,日益增长的人口数量正在吞食着大自然,砍伐速度的惊人、海洋遭到污染,生态平衡遭到严重的破坏,如何进行可持续发展?这是全球性的棘手问题。自然遗产和文化遗产受到保护的程度远不及人类践踏它们的速度。



在有些地方老虎受到监控和保护,另一些地方为了得到珍贵的药材和更多的利益动机老虎却被人工饲养着。让这些濒临灭绝的野生动物站在华美的宫殿之中,就好像战利品一样,摆在那里充满了讽刺意味。Karen Knorr说,在野外拍摄这些动物的时候,她的内心充满了紧迫感,就仿佛下一秒它们将会全部消失一样。


FOTO:是什么吸引你多次去往印度? 

Karen Knorr:自2008年以来我一直在印度各地旅行,并且沉浸在印度古文化之中。我对印度的兴趣开始于关于印度起源的那些神话,比如关于罗摩衍那和摩诃婆罗多的故事,在寺庙和宫殿的壁画中的全都有所描绘。印度的建筑将宗教元素杂糅其中,令我印象深刻,这种真正的合一,也是在我看来,印度最迷人的特质之一。同样对于他们的种族、阶层与妇女在印度社会中的地位这些对我来说我都充满着好奇感。在我去到的每一个地区都有它独特的味道,一路下来也常常让我惊喜不断。来到印度才抛弃了脑海中对他们固有的刻板印象,在与他们的交流中感受到了他们的幽默感以及对宗教的虔诚。



FOTO:聊聊你的作品《印度之歌》。

Karen Knorr:印度之歌暗指音乐、民间故事和印度美学中体现出的意境和情感在口头中传递出的文化。它涉及不同地区的印度文化遗产特别是拉吉普特和拉贾斯坦邦的莫卧儿遗产。在拍摄之初我并未提前拟定主题,只是为了纪念印度传统的视觉文化,而编织了很多条拍摄的线索。


因为在印度我一直处于一种阅读、寻找、游走的状态。我很感兴趣,对于宫殿建筑以及等级制度我都有着极大的兴趣。当我读了Wendy Doniger的Hindu’s, An Alternative History(印度教的另一种历史)、William Dalrymple的White Mughals and Nine Lives(白色莫卧儿王朝的九死一生)、Salman Rusdie的Midnight Children(午夜儿童)这三本书之后,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鼓舞。印度微型画和拉杰普特宫殿、陵墓和印度佛教寺庙也让我深受启发。因为这么美的景观终有一天会不复存在,就像那些濒临灭绝的野生动物一样。所以在某种程度上,我没有选择印度,而是印度选择了我。



我将慢速摄影和拍摄延时这两种方式相结合,将逐渐消失的野生动物和受到威胁的文化遗产用photoshop手法结合在一起,来表达人口增长与快速发展之间的紧张关系,也利用这些动物对庄严的宫殿和庙宇进行一种干扰和挑战,为观众的欣赏带来阻碍,造成某种视觉中断。这些不可思议的拍摄地点,有的来自民间的博物馆,有的来自私人的宫殿,而动物们大都拍摄于本土的动物园和野生动物保护区,也很感谢拍摄时当地住民的对我的支持和信任。


FOTO:《印度之歌》中的色调是你刻意营造的还是场景本身就是如此?

Karen Knorr:印度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国度,生活中处处可见艺术的身影,处处充斥着绚丽的色彩,处处都能够捕捉到丰富的细节之美。这些出现在我照片中的色调与细节恰恰是我试图捕捉下来的,后期我又将微缩雕塑上的细节和彩绘壁画中的色调作为参考,最后呈现在你眼前的便是我心中印度的颜色。

其实这个系列的作品还尚未结束,这项工作没有完成。至此我已花费一千天来进行这项工作,但我还会投入更多的时间到这项作品中,也许是一辈子也说不定啊!印度是一个幅员辽阔的国家,拥有丰富的遗产和文化,而我对他的了解才刚刚开始。



FOTO:在这个系列的拍摄中,你收获了什么?

Karen Knorr:在这次的创作过程中让我最难忘的是在印度的旅程中我遇到的所有人和所有文化遗产。我感受到来自其他艺术家和摄影师的鼓励,带我跨越千里的司机、我的生活伴侣杰夫先生,还有很多帮助过我的人。而那些文化遗产历经时间的洗礼和岁月的冲刷被保存了下来,每到一处都能够感受到令人精神鼓舞的气息。除此之外。两种不同的拍摄模式也让我十分享受,同时也算是对自己的一次挑战,慢速摄影缓慢而小心地记录下建筑空间,而快速摄影捕捉到珍贵的野生动物。由于我的工作室在伦敦,所以整个系列的创作是缓慢的并且耗时、费力,为了达到真实感和细节上的完善,后期润饰工作又耗去了几个月的时间,不过总算得到了想要的效果。


FOTO:你理解的创作过程应该是以怎样一种状态存在的?

Karen Knorr:我始终认为想要拍摄到一个国家的精髓,就要充分了解这个国家的历史。现阶段我在日本东京的一个文化遗产的佛教寺庙进行拍摄,同时也在研究日本屏风画和卷轴画的历史,在研究的过程中我开始着迷于江户川时代的浮世绘。由此我联想到一个古老文化之间的对比,我以为中国文化和美国文化二者对日本的影响已深入骨髓,但日本却发出了它自己独特的声音,很多事物在日本都在以它自己的理念存在着,我感知到这一点,并且深深地喜欢上与当代生活相结合的日本传统的生活方式,对此充满了兴趣。



FOTO:中国的历史文化是否吸引你来此创作?

Karen Knorr:我希望自己以后有机会被邀请到中国来,我最希望去到北京的紫禁城,那里充满神秘气息,去拍摄那些具有历史神韵、美丽壮阔的宫殿是让我感兴趣的事情。在2014年9月我曾来到了上海,带着我的作品《吊灯项目》和《印度之歌》来参加一个艺术家项目空间的展览。今年我的作品《摩登黑白绅士》(1981~1983)将在深圳华侨城创意园参加一个题为《工作,休息和玩:从20世纪60年代英国的摄影到今天》的英国摄影展。该展览会持续至2015年7月5日,欢迎你的参观。



FOTO:聊聊你和摄影有关的一些“小事”。

Karen Knorr:那就先从我人生中的第一张照片说起吧,9岁的时候我在尼亚加拉大瀑布拍摄了一张照片,当时用了一台柯达布朗尼相机,也正是这张照片推开了我的摄影之门


基本上在我的拍摄创作中超过30年的时间都在以一种纪实实践的形式进行着,但我并不希望我的拍摄风格是一成不变的,慢慢的我开始将我的创作向观念摄影的方向逐步演变,我尝试新的工作方法,学习新的后期技术,将这些应用到创作之中。



我的工作项目目前主要在日本、西班牙、意大利和美国几个国家同时进行着,但我也将继续在印度进行作品的补充和完善,除了摄影师的身份我还是一位教师,执教于英国。


更多的时候摄影对我来说,像是在讲述一个故事,它可以帮助我理解这个我所生存的世界,也是一个能够让我在这个地方发挥和想象的载体。



FOTO:你认为对于摄影师来说应该具有怎样的品质?请和年轻人分享一下。

Karen Knorr:要怀着一颗好奇且谦虚的心,要具有克服风险阻碍的毅力和勇于担当的奉献精神,要善于观察细节并懂得倾注时间,还要充满挑战自己的渴望和创新时间的行动力,也要适时的进行自我批判懂的反思。


其实对于所有热爱摄影的人来说,最重要的是一个学习的过程,要把摄影当做通往认识自己和周围世界的一条路、一座桥、一段人生旅程,因为当你拍摄出有品质的摄影作品是可以影像人们对这个世界的感知力的。



还有一点也很重要,要同其他摄影师和艺术家,建立起强大的交流圈子,有交流才有进步。利用高速发展的社交媒体和互联网来展示你自己,传播你的作品,客观对待别人对你的作品提出的观点,学习新的技能,挑战自己的极限,去更新和突破在创作上的界线。这样你一定会越变越好。



Karen Knorr

出生在法兰克福,成长于圣胡安,在巴黎和伦敦完成了她的学业;曾任教于金史密斯学院、哈佛大学和芝加哥艺术学院;善于拍摄具讽刺和幽默意味的黑白照片,最有名的作品“绅士”(1981年~1983年),拍摄了早期英国重男轻女的保守观念;目前主要关注野生保护动物和文化遗产相关的摄影项目的创作。


添加评论

回复 登录 | 注册

评论

    暂无评论

夫大木

管理员

104 28 381
文章 关注 积分

加关注 站内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