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讲堂 > 拍摄

初现青涩之美 摄影师陈佳的个性创作

夫大木  2016-3-18 10:47 0 0


《初恋》和《局部》是摄影师陈佳的两组作品,对于一个时尚摄影师来说,这两组作品相对于我们常见的时尚作品会更有个性和吸引力。表面的随意展现出青涩的纯粹,而作品其中的思维空间却远远大于这平面作品的本身。这就是他的想法、他的创作。


初恋,因为是第一次,没有经验可循,一切的心思和行为就显得格外谨慎。想靠近却只能无奈的远远观望,又对这样的距离很不甘心。细细体味这种甘与不甘,来去之间的情绪,就会感受到一种诗意,这种意境也是一种美。


FOTO:你什么时候开始接触摄影创作的?
陈:具体的时间记不太清楚了,不过到现在很清晰的记得那种迫切想要拍片的冲动,有点像小时候看“武打片”之后,就想像自己成了那个身怀武功的大侠,然后就和小伙伴一起“嗬嗬……哈……嘿”地在院子里自带音效的比划起来。想要拍创作时的心情也是那样的,刚开始不认识什么人,只是想拍照。突然有一天,我一个朋友,也是摄影师,他打电话给我,说帮我找好了模特、化妆师,连影棚也都帮我找好了,就问我哪天有空,而且我连单反相机也没有,他说他借给我,就这样我在什么也没有的情况下就去拍了,我记得拍了6个小时,很开心,有钟久违的感觉。


FOTO:是通过大学学习还是别的方式学到摄影艺术的?
陈:像奇遇一样的方式学到的。我大学读国际贸易,大二就辍学了,也不知道要干什么,就在中国各省到处瞎晃,一晃就两三年,才发现自己喜欢摄影,就开始学,从照相馆开始学习,再到一些工作室学,边学边工作,直到2009年遇到许熙正老师,才算真正进了门。这段经历就像一场奇遇记一样,想起来觉得很有意思,也很有意义。

FOTO:在作品的创作之初,是怎么定义这些作品的,有什么特殊的含义么?
陈:我不太会去定义,不过在拍之前会有个大概的想法,会根据服装去找模特,或由模特去找衣服,就是哪个条件先具备了,就围绕着先有的去一步步完整整体,主要是在拍的时候不觉得累人累心,自己有愉悦,同时能让看的人有共鸣或能有新的想像就很满足了。如果有什么特殊含义的话,应该是找到一种属于自己的视觉语言,能让单幅作品经久耐看,能让系列作品独白。


FOTO:作为一个时尚摄影师,你是如何定义时尚摄影作品的?
陈:够新、耐看、要有意思,能有我们这个时代的特征在作品里。不跟风,尽量有自己独有的方式。
FOTO:在你的作品中,无论是从化妆、服装还是造型、坏境,都和大多数时尚摄影师有所不同,可以说相差非常大,那么你是怎么认为的,想表达一种什么样的思想内涵呢?
陈:最直接的想法是不想随大流,同样的东西让不同的人去拍,应该能拍出不同的感觉来,但现在大部分时候都是同样的东西让不同的人去拍,拍出来的感觉很接近,像同胞兄弟。这应该和大家平时看的资料有关,被看的资料影响了。所以我尽量不依赖惯性思维,而是多想想有没有其他的方式,我相信表达不止一种。哪怕是不成熟的表达,也应该坚持着表达,不断的去完善,就有自己的样子了,而不是谁谁谁的借鉴,或某某某人的翻版。


FOTO:你的作品看起来随性,但内容却又很复杂,能详细的说说,你所拍摄的这两组作品的主题和创作构想试试怎么样的么?
陈:《初恋》这组能比较明显的看出讲述的核心,结合标题就更加清晰的知道在说什么了。这是因为整个片子比较像电影,很写实,从场景到模特的状态都是我们生活里常能看到的,所以这一切是我们共有的或大家都曾有过的生活经验。在青涩的年纪里,忽然对另一个人的初次动心,是极美妙的一种体验。而《局部》看上去就不会觉得很明确,我只把镜头拉近,把多余的环境过滤掉,直接看人,或看人的局部,只希望不同的人看过之后又不同的感受。我分享的是我的体验,这组可以独立去看,也可以排列起来看。我的感受是有种压抑感存在其中,像炎炎夏日烈日当空的午后,也像暴雨来临前的阴沉郁郁,处在那样的氛围里,人会变的敏感或燥动,想要挣脱又沉浸其中的一种中间状态。我想不同的人看会有不同的看法,或没有看法,这些都是不同的解读。


FOTO:这两组作品在风格上还是有一些差别的,第一组多以特写为主,细节刻画比较鲜明,第二组很重视拍摄环境、服装以及模特状态,可以分别说说这两组作品,从拍摄初期到成片完成是如何完成的呢?
陈:《初恋》那组当时看到衣服的时候,有种老上海弄堂的感觉,觉得如果拍的有电影感应该不错,就这样顺着往外延伸。在整体感觉的设想是“在清晨的老弄堂里,依稀看的见薄薄的晨雾,人们忙绿的准备着一天的开始,模特一定要能体现出老上海那种独有的优雅”。这是在还没拍之前的想像,到拍的当天,烟雾机坏了,场景也不对,然后就临时改了,中间没有犹豫,直接就用现场有的环境拍了这个故事出来,最后效果大家也都很满意。《局部》那个开始都没想要这么拍,本来是在拍设计师的画册,全部拍完了之后,大家准备收工了,我看到模特还在那里调整衣服,我就随机的过去又继续拍了,和画册完全不同的方式,就是那一刻的感受,就拍下来了。


FOTO:你的作品中,一组是外模,一组是中国模特,可以说说外模和中国模特的区别是什么,各自的优点又是什么呢?
陈:我觉得最大的区别还是来自不同的文化背景。毕竟来自不同的国家,生活环境有可能完全不同,从小到大接受的教育也不同,个人成长经历也不一样,难免在理解上就会有差异。但这些对于好的模特都不是问题,不管是中模还是外模。她们其实没有太大的不同,毕竟这是她们的职业或她们喜欢做的工作。应该是因为我不会英文的关系,所以在沟通上会有点区别,我跟外模沟通要通过模特经纪的转译,但有时候我很清楚翻译过去的意思和我想要给模特传递过去的意思的是完全不同的,这就造成了沟通障碍,我只能用肢体去反复比划,有灵气或悟性高的模特很快就能接收到我的讯息。中模的话,因为语言是相通的,所以沟通没障碍。这种不同其实是我造成的,哈哈。 


FOTO:那么你通常是如何选择你的拍摄模特的,有什么特殊要求么?
陈:根据要拍的内容或想法去找合适的模特,有些也是朋友推荐的。拍片遇到好的模特是可以事半功倍的,有想法的模特可以带给摄影师很多意料之外的惊喜。所以模特除了有好的外在条件和经验以外,我觉得有灵气也很重要,有模特自己的创造力。
FOTO:因为你的创作风格很特别,那你是怎样说服你的客户来理解你的作品,从而和客户的要求达成一致呢?
陈:事先会沟通,不是想要说服对方,而是把自己的一些想法或建议提出来一起讨论,只要有时间就会保持随时沟通,有新的想法产生就立刻微信对方,看对方有没有共鸣。只要是有意思的,通常客户也不会拒绝。如果自己的想法,客户完全不接受的话,那就在拍摄的时候,先把客户要的拍完之后,我会抢时间拍有自己想法的片子。


FOTO:看过你的作品,觉得在任何地方,只要你拿起相机,就可以创作出想要的作品,不要求过分的环境和装饰,那么在你得到的评论中,大家是如何评价你的作品的,你自己又是怎样评价自己作品的呢?
陈:我会偶尔在朋友圈发一些作品,每次都会有一些朋友点赞,也有评论,而且评论都是好的,不过我觉得这样的评论未必是客观的,只有那么两三个人,他们的评论我会比较在意。还有一些陌生的朋友在看了作品之后,会主动约见面,最后也都成了新的朋友,我觉得这样挺好,可以多一些交流。自己看自己的作品不容易客观,所以我不怎么评价自己的作品,只是有时候看到的时候,会想起当时拍片的那个氛围,有点像现在的自己在旁观过去的自己,会有错觉产生。


FOTO:今后创作的道路你有什么规划,是继续自己的风格还是会选择尝试新的创作方式? 
陈:最好是让现在的方式继续强化,同时不断去尝试新的方式。其实现在谈论“完全新的创作”是很难的事情,我们的前辈已经把摄影能涉及的题材或方式都已经做了,所以新的方式变少了,只能慢慢尝试,一点一点寻找新的创作方式, 这样的过程也会是很有意思的事。


FOTO:之后有新的计划吗?
陈:一直都有新的计划。每次有想法,我会随时写在本子上记下来。那些暂时不具备条件的,就先搁置着,等待时机成熟了再拍摄。只要已经具备基本条件的,就会在进行中了。最近就经常在按照自己的想法在拍摄创作。

陈佳
出生于甘肃玉门,现居于北京,成长于大江南北,神经大条又敏锐坚韧,很容易妥协又非常较真,反感礼教又很有礼貌,怀抱梦想又脚踏实地,理想主义的实用主义患者,80后的皮囊90后的态度00后的心态。
怀着强烈的好奇心随身带着相机游历过大半个中国,就想看看已经被大家习以为常的世界有什么不同或这个我们未曾了解的世界有多少精彩,基本就是这样一只少言寡欲的话痨。所以文字和语言也描述不尽一个人,影像便是另一种表达,我尝试用影像的形式,将那些一闪而过不安分的念头表现出来,且不断坚持让作品具有独特性,能够使观者在看到画面之后产生新的联想,并赋予作品新的生命。

添加评论

回复 登录 | 注册

评论

    暂无评论

夫大木

管理员

104 28 381
文章 关注 积分

加关注 站内短信